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小波 | 22nd Apr 2010, 21:17 PM | 日記, 埃及, 遊記 | (263 Reads)

今天的行程:肯亞->凱倫布里克森博物館->長頸鹿中心->土產購物店->「大形」購物中心->奈羅比機場->香港

離開了長頸鹿中心,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員說要帶我們到一個賣土產的地方,他說那裏「非常大的」。

到達後傻了眼,那間只是一層小平房...入去發覺比外面目測的大,大約有一千至二千多呎的空間,到處亂中有序的放滿了當地的紀念品...

旁邊賣古時武器的另一間小屋。

後面的工作室,強調他們賣的是人手製的

使徒看中了一支木弓及木箭,不過覺得無法帶上機,也覺得太貴所以沒有買。

此時一直留在車上的伯伯說要到洗手間大解,於是使徒、男團友及領隊幫忙,扶著他到洗手間的平房去解決。等他關上門後男生們都在外面等著。

誰不知等了會兒,只聽到裏面傳來一聲「哎吔!」,然後是打碎東西的聲音,接著就在門前的使徒見到有一堆水湧出洗手間。

使徒想著可能是「坐爆馬桶」,怕伯伯會弄傷,所以問伯伯有沒有穿好褲子,著伯伯打開門讓他進來幫忙。

門打開了,只見伯伯努力的按著正要丟下來的馬桶水箱。原來馬桶後的水箱一直只有兩支木架著,根本受不到力(事實上使徒說,那個設計其實你只要試著要拉水箱沖廁,那個水箱就會掉下來),而伯伯上完洗手間後因為膝蓋傷了發不到力,不知情地以水箱借力打算站起來,結果就讓不能受力的水箱丟下,伯伯及時按著了水箱但水箱的蓋丟下來打破了,割傷了伯伯的腳。

還好只是割傷了,要知道破了的東西割到身體可以是十分嚴重的...

幫伯伯上了車,領隊為伯伯的腳消毒,清了清血。使徒很倦的說「估不到去洗手間都出事耶...」然後大家定過神後出發吃飯去。

因為吃飯的地方要上樓梯,伯伯沒有下車。見到店的店名...大家精神抖擻!是中國菜耶!!!菜色是懷念的炒菜,炒肉片,還有蒸魚!見到久違的蒸魚,舵主什至發出感動的聲色嚇了嚇上菜的侍應XD

店主走過來跟我們閒談,她講的是廣東話!原來她是佛山人,在這裏生活了很久了。她說她愛上了這裏沒有壓力的生活,因為這裏每天只要接待大約廿多人用餐便可以維持一天的開支@_@

因為時間很早,她的丈夫推介我們到一個「大形」購物中心買東西。她告訴我們世界第一的咖啡是巴西咖啡,肯亞咖啡是排第二的!!聽著聽著,我們決定到那裏買咖啡去。初初很擔心航空公司不讓我們去,因為他們提供的行程不包括這些啊,但他聽後不止答應了,還說要帶我們到國家動物園耶!真好,很期待!!!

到達所謂的「大形」購物中心...對於這裏的「大形」就是不可以期望過高,始終這裏是肯亞耶...這裏除了有一間比較大的超級市場外,就只有十多間小店及兩三間食店。

買了一些咖啡,本來想看看球衣,但發現因為今天是星期六的關係,可以把美元匯成當地錢的銀行早己關了,而除了超市接受信用卡外,其他地方只接受當地貨幣...於是大家坐在商場中的椅子上休息。

肯亞的咖啡,不過要用過瀘紙過瀘的,還要自己加糖加奶,很麻煩


自己買了一些即沖咖啡試試,每種味一包xp

此時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員再問我們去不去動物園,但團友考慮過覺得因為我們己有一天沒有洗澡了,而接著直到回港後都沒有機會洗澡,現在外面又熱,如果再到動物園的話全身臭汗的要多等一天才可以洗澡必定會很辛苦,所以決定回到機場去。雖然我很想去動物園看看,但此話也不無道理,而且我們今天的運氣都不太好,再到其他地方的話領隊必會有很大的壓力,所以避免再有事情發生,還是回機場的好。

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員提醒我們現在時間仍很早(才不過兩時多,而我們的航班是晚上十一時),回到機場的話要等很久。我們當時不明白他的「真正意思」,覺得在機場等也沒所謂,反正機場客運站有吃的又有店子,坐坐吃吃東西也可以打發時間,總比整身大汗的好,所以拒絕了他的好意。

回到奈羅比機場,團友們排隊過了電眼,接著在所謂的大堂等待進入機場客運樓層。我們所在的大堂
不大,除了有各航空公司的櫃位名,就只有洗手間及電話亭等,沒有其他商店。

領隊走到航空公司的櫃位,交涉了一段時間,著我們等等。於是我們便坐在旁邊的長椅上等。

等了很久,領隊又去交涉,仍未能安排我們進內,似乎是因為我們的航班要晚上才起飛,所以我們不可以太早進入?!領隊嘗試繼續交涉,跟他們的上司、上上司交涉希望可以讓我們進去,什至走到個別房間交涉都仍然得出「有困難,做不到」的結果。這裏的人完全不會變通。

進不了去,我們開始發現問題所在...現在才四時多,航班十一時起飛中間還有很多時間,但我們身上沒有食物,晚餐怎麼好啦?!

領隊試著向電眼位置的人員交涉,試著讓我們出去,但那裏的工作人員不答允。然後使徒一面說著「女性去作交涉應該會比較順利的。」一面推我去電眼那裏><因為沒有晚飯真的是大問題,所以我也硬著頭皮的走到去電眼閘口那裏。因為我也覺得「女性去作交涉應該會比較順利的。」所以找了一個女工作人員,向她講述我們的情況,希望她放我們去買吃的。

她望了望我,又望了望我們團的人,然後問「你們全都要出去嗎?」我知道開始有轉機了,於是告訴她,我們只要買食物罷,派一個代表去就可以了。工作人員指住我「那就你一個去吧。」聽到的時候很擔心,因為我不知道哪裏有食物賣,而且只有自己一個人行動聽起來滿可怕的,但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也只好答應。

然後她講了一堆不知道麼,我只聽到什麼「五分鐘」,估計是「她只會在此五分鐘,我要於五分鐘內回來,否則她不在的話就麻煩了。」

於是我馬上取了護照及銀包,衝了出去。走到領隊說有食物賣的地方,見到有一間類似咖啡店的東西,走進去見到一些批及三文治,馬上著他們給我七個(伯伯一家人自己有食物,不用買,所以我們有六個人,多買一個作後備。),然後買六樽汽水。付款時發現身上的美金才剛好足夠(大約是50美金...)好險。

抱著食物,跑回電眼閘口,跟那女工作人員打個招呼再重新過電眼,以為可以走了,誰不知她笑笑口問我「我的一份呢?」很可怕><我問「你想要什麼?」,然後她問我買了什麼,我打開袋問她「不如要個三文治?」(因為我多買一份三文治嘛),但她取了可樂,笑笑口的取走那可樂說「我要這個。」,我也滿帶笑容的說「好,非常多謝。」然後扮作振定的提著食物回團隊中。嚇死我了><

吃飽了,大家用男團友的手提上上網更新面書,其實吃飽的話在這裏等跟入面等的分別都不大。不過因為己有一天多沒有洗澡,身體很不舒服,也覺得自己臭臭的...以前經常聽到一些去某某地方的朋友回來後說「那裏有幾天都沒有水洗澡呢!」的時候都不覺得怎麼,現在才知道只有一天不洗澡也是很痛苦的事。

期間使徒跟男生們都幫伯伯上洗手間,雖然女兒仍說伯伯可以自己行,不過就是不太放心。亦因如此,男生們都很倦很倦。

終於到大約七時多,機場讓我們進去了。這個時候姨姨說自己不見了身份証...不過自從她上次說丟了護照之後我都有留意她的証件去向,很確定她的身份証就在自己的袋中,所以安撫了她便跟她入閘。伯伯有機場的工作人員幫忙推,女兒幫伯伯取行李,而我又不忍心姨姨取太重的東西,所以自動請纓要幫忙,記得伯伯剛剛出意外時姨姨無論如何都不讓我幫忙取行李,現在終於讓我幫了,很開心。

進入了機場客運站,本打算到去程時的舒適咖啡店(就是有董伯伯標誌的Java)坐坐,但那裏早坐滿了人,而且不知為什麼這裏很熱,所以坐了會兒我們便另外找了一個小角落紮根。不過這裏都是熱熱的,我們懷疑是機場的中央冷氣壞了。

大家閒閒的沒什麼事幹,領隊取出了手提喼中的世界各地小食給我們野餐。吃了點東西,睡了會兒,好不容易等到可以進閘了。

香港,我們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