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小波 | 22nd Apr 2010, 20:42 PM | 日記, 埃及, 遊記 | (244 Reads)

今天的行程:肯亞->凱倫布里克森博物館->長頸鹿中心->土產購物店->「大形」購物中心->奈羅比機場->香港

在飛機上過了一晚,使徒睡得不太好。在機上看過日出之後便到達肯亞的首都奈羅比。

跟來程一樣,我們要在此等大半天,早上十一時多才能上機回香港。可能是航空公司想吸引人來坐這個一天才一班機的航班,所以航空公司送給旅行社一天的免費行程,遊遊奈羅比的地方。

剛下機時正下次雨,記得去埃及時在早上到達奈羅比,當時也是雨天的。我相信這裏就是如此一個多雨的地方,所以眼見都是很綠很大的樹木花草。不過到太陽一出,天氣又開始轉好了。

出了飛機,等待出境。眼見出境的地方其實只有大約五人在排隊,以為很快便會到我們,但等了又等,等了又等,海關人員五至十分鐘才處理完一個人的通關程序...職員著我們排一條「東非居民」的隊,不多等了大半小時才到我們這一團人。領隊是第一個通關的,海關望了望他的証件,抱著極度懷疑的眼神問他出境的目的,溝通了一輪還要他代表我們整團人到海關房間中問話,我們這一團人只好在旁邊等候。此時因為坐商務客位所以沒有跟我們一起排隊的伯伯跟女兒出現了,初初還擔心不知道他們到了哪,原來是要等機場的人安排輪椅通道給他們...肯亞的工作效率很低,事實上我相信沒有哪個地方的工作效率會比香港的高,這個時候真的很掛念香港...

海關問話完畢,我們終於可以通關。又經過了一段不短的時間等海關處理我們的申請後終於離開機場了。

只有兩個華都花園大的機場

航空公司派了一架車及一名工作人員接待我們,而這裏的人講的英文都很好。

車子的標誌很可愛。

我們在機場旁的停車場上了車。因為車子沒有讓行動不方便的乘客上落的設計,所以大家很努力的幫伯伯上車。通常搬動行動不方便的人最簡單的方法是兩個人一前一後,一個舉著腋下一個舉著膝頭位置提起他。但因為伯伯傷的是膝蓋,所以不可以觸碰膝頭位置,於是幫他上下車都滿有難度,雖然女兒再三告訴我們伯伯可以自行走動,但我們都不太放心。

開車後領隊努力的向我們講解今天的行程及肯亞的一些特式。我一面聽一面望望機場旁邊的大草原,遠處見到有長頸鹿在吃草呢!

不過長頸鹿太遠了,拍出來的相都見不到

因為昨晚在機上大家都睡得不好,所以聽了會兒講解大家都開始入睡養神。領隊見大家都倦了,就停止講解,此時他開始覺得有點不妥...

他來回在車中走動,然後問我們有沒有見到他的隨身喼。他經常帶著兩件隨身行李(沒有寄倉的),此時他發現他的隨身喼不見了。

他馬上著司機駛回機場,我們便跟他重整記憶...明明離境時仍見到他提著行李啊?最後估計是在機場停車場時,領隊忙著幫伯伯上車而把行李遺留了在機場停車站中。

著工作人員致電到機場,但那裏的人說沒有在停車場找到行李。領隊己嚇得默不作聲,我們心中很清楚如果行李留了在停車場的話,多半己被途人取去,凶多吉少了。

花了十五分鐘回到停車場,此時我們己離開了這裏半個多小時。離遠見到有一班人在圍著地上的一堆東西在搜著什麼,駛到剛才停車的地方發現他們在搜的正是領隊的行李喼!!而圍著的人有一個是穿著制度的(可能是停車場職員),還有五六個貌似途人的人。

領隊馬上衝下車想取回自己的行李,但其中一個圍觀的人叫住他著他不要接近。看清情況,似乎是因為最近世界各地有太多恐怖襲擊,發現行李的人見有一個不明的行李留在停車場所以懷疑有問題,於是沒有取走而是著大家來看看是不是可疑物品。真走運,否則發現行李的人必會取走這東西了。

跟著我們的航空公司工作人員向他們解釋了會兒,領隊也把捆在行李上的他的名牌展示了給那裏的人看,後來終於成功取回行李了。領隊很感激的給他們30美元作感謝。其實領隊跟這個團真的很慘,事實上人數少收入己少了,因為伯伯意外的事他還要常常打長途電話到香港...我跟使徒沒有多打電話回港,但後來都發覺要交二百多元電話費,相信領隊的電話價起碼都要四位數字...完全是貼錢打工啦...

領隊告訴我們,行李入面有食物、手提電腦,而最重要的是有很多問朋友借的絕版資料書及筆記,如果失了行李的話就不知要如何還給人了。

鬆了一口氣,車子又出發到我們的第一個目的地:凱倫布里克森博物館。

凱倫布里克森的資料:
凱倫·馮·白烈森-菲尼克男爵夫人(Baronesse Karen von Blixen-Finecke, 1885年4月17日-1962年9月7日),筆名伊莎·丹尼森(Isak Dinesen),丹麥著名的現代作家,但主要以英語寫作再譯為母語。成名作《七個奇幻的故事》。

白烈森曾居住在東非的肯雅,其生平故事被拍攝成電影走出非洲,獲1985年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

其作品《芭比的盛宴》(Babette's Feast)也拍攝成同名電影,獲得1987年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國影片。

有關《走出非洲》一書:
《走出非洲》是布裏克森用筆名伊薩克•迪南森(Isak Dinesen)寫的自傳體小說。作家以流暢優美的文字,敍述自己在咖啡農場的生活,包括非洲的自然景色、動物和人。書的每一章節都體現出作者對非洲風土人情的諳熟和眷戀。原始土地上的空氣、水、陽光,仿佛伸手可觸。細緻入微的觀察和描述使得人物和場景鮮活地跳躍於紙上。

故事情節很簡單,講述的是一個丹麥女子在非洲的一段生活經歷。1914年,女主人公隨男爵丈夫旅居肯雅,經營一個咖啡農場。後來她的婚姻破裂,情人也在一次飛機失事中意外罹難。禍不單行,一場意外的大火吞噬了她的莊園。一夜間,她的產業毀於一炬。破產後的女主人從此結束了她在非洲的生活,於1931年,也就是世界經濟大蕭條的年代回到了故鄉丹麥。故事在哀怨悵惘的悲劇氣氛中劃上句號。小說用平靜、優雅的語言描述女主人在肯雅的生活,生動地再現了東非的風土人情。
 
這本小說之所以引人入勝,靠的不是扣人心弦、驚心動魄的情節,而是作者那看似漫不經心的寫作手法。小說既無戲劇性的情節或情緒,也沒有深刻的哲理。它的魅力恰恰在於平淡。

詳情資料:《走出非洲》、凱倫布里克森和其他白人女作家

網上的資料不多,不過應該是因為她曾在肯亞住了一段時間,然後把她的生平以肯亞作背景,寫成了一本叫Out of Africa(1939年,走出非洲)的書,及後又拍成了電影,入面有很多關於肯亞的風土文情,令外國很多人都對肯亞產生興趣。於是有人把凱倫布里克森的故居改裝為博物館去記念她。

在這裏終於見到埃及沒有的藍天。




博物館內不准拍攝,裏面有很多凱倫使用過,或於電影中使用過的文物。一名工作人員帶我們走到每一間房,並以當地口音很重的英語一一向我們講解,對於我們這一班完全不認識凱倫及「走出非洲」的團友來說,當然不太明白他在講什麼。我只聽到「這個物品是原本凱倫用的,那個是電影的道具。」或者是「某個情人在什麼什麼的事情中死去,然後凱倫又跟什麼什麼人結婚。」之類零零碎碎的資料。

走完室內,工作人員又帶我們走到屋子的後園。後園很大,對香港人來說很難想像這是屋的一部份。走在因為朝露而濕濕的草地上很有趣,我們還見到野生動物呢!!

起初工作人員指住樹上的牠時,我們都以為是假的模型,誰不知是真的動物!


有一條很利害的蟻路




後園中的一架咖啡機


這裏有個小賣店,看中了一個很可愛的kiwi 鳥木雕,很想買但可惜花紋花了,之後去其他地方都再找不到這個東西><


花園有白蟻><


接著我們到長頸鹿中心。我很興奮,因為記憶所及我好像從沒有見過長頸鹿呢!

這個長頸鹿中心有不多於十隻長頸鹿。園的入口不遠處有一個兩層高的建築物讓人走上去餵飼長頸鹿。今次走過來吃東西的長頸鹿叫Diasy,身高剛好就有兩層樓的高。我們可以免費的問那裏的工作取一些一粒粒的乾糧去餵Diasy。






不試白不試,我也試試餵她。她的舌頭很像貓貓的磨炒紙舌頭,吃東西時便令你的手上有很多口水><不過旁邊就有水喉及肥皂液讓你洗手的,所以不要緊吧!


我們在餵Diasy,此時伯伯的女兒走到Diasy的頸旁邊在拍外面的景色。可能因為Diasy知道女兒不打算餵她,所以一個勁的把頸撞打在女兒身上,情況跟遊船晚會上扮咸濕馬的工作人員用假頸拍打男乘客完全一樣。

女兒沒有受傷,也知道野生動物的動作是很難控制的,所以走開便算,Diasy接著就若無其事的繼續吃我們的乾糧@_@而工作人員也真的沒有罵她...

下面經常有一隻野豬走來吃Diasy吃剩的東西。

這裏當然也有記念品店!除此之外店員還在一個空地賣木雕。

右面的老人木雕很可愛。「Yeah~~」


旁邊還有養龜!這裏的龜超~~~~大隻。




笑咪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