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小波 | 19th Apr 2010, 19:50 PM | 日記, 埃及, 遊記 | (259 Reads)
今天的行程:阿布辛布神殿->阿斯旺水霸->未完成方尖碑->遊船

大約十時,車隊又要起行了。

接著又要四小時的行程...途中見到類似海市蜃樓的東西,就是遠遠的熱熱的路面上有一灘銀色的水,但車駛到過去時又發現那裏沒有水的樣子。

我一路上跟姨姨在講天,姨姨一開始講說話就不會停的了,我知道我有吵著使徒在睡,但己沒有辦法了。姨姨有著很重的口音,初初聽的說話不太明白,相處了幾天越來越明白她在講什麼。她說今次的旅程很開心,一路上我們整個團的團友都很關心她,照顧她,又牽著她的手帶她去玩,從沒有試過在旅行中會有陌生人如此愛錫她,使她非常感激。我向她解釋其實是因為香港人都怕別人不接受自己的熱情,所以多半不會把關心的感覺輕易表現出來。我們這個團只有六個人,又只有姨姨是長輩,相處的日子又長,而伯伯更出了意外(這句我沒有講啦),所以當然大家都會幫忙姨姨吧。

接著我們到了亞斯旺水霸。一下車時正好是接近正午的時間,烈日當空,而我們才剛剛坐了四個多小時的車,我馬上覺得有點頭痛...是不是想中暑啦??

門票


這個水霸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看,而且又規定不准人家四處去,又不准用大相機拍照(好像是因為這裏是政府機構的樣子,什麼都不可以做但竟然都要收入場費!),於是大家拍了張相便再上車。

接著再去看未完成方尖碑。

未完成方尖碑的資料:
未完成方尖碑位於阿斯旺的採石場中,在第十八王朝哈斯普蘇(Hatshepsut)女皇時代建造的。這條本來是世界上現在最大的一個方尖碑,由於製作過程中這方尖碑出現了一度裂縫而遺棄在此。

開鑿和豎立方尖碑是一項艱巨工程。據記錄,從石礦開鑿出這種獨塊石料,從阿斯旺運到底比斯,費時7個月。在阿斯旺的哈斯普蘇女皇陵中就有描繪從尼羅河上用駁船運送方尖碑的圖畫,到達目的地後,人們將方尖碑抬上一個用土堆成的斜坡,然後將它豎直立於基座上。

巨大方尖碑的製作
方尖碑都採用花崗岩製作,當時的工匠會先在岩石上鑽一排直徑為約為十釐米的洞,然後在洞中放些木頭,再往木頭上灌水,水會使木頭髮生膨脹。工匠們用比岩石堅硬許多的白雲石或是白雲巖來敲擊岩石。經敲擊後,所需取的岩石大小,就會慢慢從主體岩石上崩離下來,之後,工匠們按照計畫的外形打造方尖碑。

英國最早研究亞斯文方尖碑的埃及科學家恩格巴哈的實驗顯示,方尖碑周邊直徑零點五公尺寬的窄溝,一人一小時用石杵敲只能敲掉五公釐的石材。

工匠們會借用花崗岩的水晶結構特性為表面進行加工。先用非常熱的磚頭放在岩石表面上,當岩石達到一定溫度後,再用冷水澆上,如此一來,不平坦的地方就會變光滑。

方尖碑的移動和豎立
埃及的神殿多沿著尼羅河建造,為的是方便人們搭船前往各地祭祀、崇拜。

當方尖碑雕刻好時,先在碑四周挖洞植入木柱,再挖管道、引進尼羅河水、等尼羅河氾濫時,就可把方尖碑順由尼羅河水勢往下游移動。據記錄,從石礦開鑿出這種獨塊石料,從亞斯文運到底比斯,須費時七個月。

方尖碑的移動和豎立,即使是十九、二十世紀在倫敦、巴黎、紐約豎立方尖碑的人,雖然成功的重新豎起,但都曾碰到許多難題。

一九九九年,有一組考古學家和工程師使用一座新的重二十五公噸的方尖碑,嘗試用兩種不同的方式立碑。嘗試用所謂「拉繩法」,工作人員以複雜的繩索和木條做了一個A形支架,使用一大木條當樞軸,一塊花崗岩當平衡塊,沿斜坡邊緣逐漸降低方尖碑,因方尖碑的移動,逐漸將支撐的樞軸移靠近斜坡的邊緣,使整個過程顯得岌岌可危,最終失敗了。

埃及科學家恩格巴哈在麻薩諸塞州的波士頓執行的沙坑理論實驗是完全成功的。此法是在斜坡前建一個填滿沙子的水泥圍牆,把方尖碑斜推進斜坡邊緣,再逐漸移走沙子,使紀念碑能逐漸下降到一個垂直的定位上。
該理論來自於第十九王朝阿納斯塔西一世的紙莎草文獻,其中記載:「你的居主由紅山運來紀念碑……由河岸運來的沙填滿了一百個房間,沙子堆積在碑下。把填滿沙子的沙坑清光。」

方尖碑的體積與重量龐大無比,將它豎立到穩定垂直的位置,是古埃及人最驚險的工藝成就之一。目前並沒有任何關於方尖碑明確的考古紀錄,所以埃及科學家與工程師對豎立方尖碑的方式意見仍非常分歧。

走上去看未完成方尖碑就要走上一大座花崗岩山上。天氣很熱,而且我又頭痛,實在提不起勁。到達未完成方尖碑的位置,我滿以為未完成方尖碑會有一些古埃及文在上面的,誰不知上面什麼都沒有,而且跟門票的相片有很大出入。

門票

實物


因為實在很不舒服,天氣又熱,大伙兒很快便離開。

回到遊船,到達餐廳只有我們一伙人,滿以為用餐時間快完結了,此時又見到有另一批團回來吃飯。

我相信是因為大家都要看著軍警的時間來活動吧,因為從昨晚開始船就一直沒有開了。似乎船更會一直停下去,直至我們明天離開為止。

亦因為船會一直停下來,本打算中午休息會兒便上街外逛逛,不過因為最近的商店都有一段距離,而且我們今早都很早起床,在車上又睡得不好,所以除了舵主之外的所有人都陣亡了。

回到房見到這張意見調查表,很可愛。

可惜的是,住了這麼多天都沒有見過侍應摺的毛巾動物。因為聽聞埃及的遊船上,侍應在收拾時會把毛巾摺成動物的啊...後來見到舵主的相時發現他的房有啦,真不公平><

我們從阿祖手上取得早幾天訂的王名牌飾物後便回房睡覺,直到晚上八時起床吃飯。今晚活動廳中沒有活動,因為明天全船的客人都會離開,今天船家要讓大家好好休息。

睡覺前到甲板看了會兒星星,雖然因為遊船都開著燈,旁邊其實很光猛,但也見到很多很多星星,很美。很想見到銀河,不知道哪裏可以見到銀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