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小波 | 19th Apr 2010, 02:53 AM | 日記, 埃及, 遊記 | (421 Reads)
今天的行程:阿布辛布神殿->阿斯旺水霸->未完成方尖碑->遊船

今天的行程很奇怪,所有行程都集中在上午,中午回到遊船上吃飯後是完全沒有行程的。

早上2:45起床,3:15在遊船大堂集合,不過領隊懶床了XD沒法子吧,因為他昨晚陪我們到活動廳看表演,根本沒有太多睡覺時間。

集好人後出發到阿布辛布神殿了(自費項目,每人140美金)。因為我們沒有時間吃早餐,所以出發前每人取一個遊船為我們預備的早餐飯盒再出發。


全都是包,另有蛋一隻及一片芝士、一片肉(這裏不可以吃豬的所以我不知這片貌似火腿的是什麼),一包芒果汁,份量多得驚人,足夠我五日的早餐。

初初以為因為我們人數少,要跟其他人一起出發,誰不知上車後仍是我們六人,而且坐的車仍是廿座車。

阿布辛布神殿接近蘇丹邊界,乘車的話要花三至五小時,因數年前曾發生遊擊隊屠殺遊客事件,埃及政府有段時間規定遊客只能乘坐小型飛機前往。現在已重新准許乘車前往,但路上所有旅遊車會聚集一起,沿途由軍警護送。

我們先接了另一個司機上車。因為車程太長,所以要有後備司機候命。然後車子駛到去一個類似警崗之類的地方。埃及有很多警崗,由一個大城市到另一個大城市時總要經過一兩個警崗,都不知道是因為危險所以有警崗,定還是因為有警崗所以安全了。

不過這個警崗很大很大,裏面有很多旅遊巴及私家車。軍警登記了我們的資料後等了差不多半小時,直至所有要出發的車都到齊再出發。

最開始會有軍警的車子開路,然後所有要到阿布辛布的車子組成一組組跟著,每一組最頭會有一架軍警車子,而每一組的車子速度都有限制,不可以太快亦不可以太慢。到達阿布送布之後會有兩小時遊樂時間,然後所有的車子又會分組回程。

每天的軍警開路時間都是規定的,時間有兩段,分別為早上三時多及中午出發,聽聞要先登記再由軍警安排時段,而如果要於其他時間去的話好像要另外申請,不過因為軍警要照顧你一個所以價用很貴(這個不確定)。

車子開始行駛了,外面的景物越越荒涼,不久就到達一望無際的沙漠地方,還慢慢見到日出。

在車上很悶,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差不多四小時後我們終於到達阿布辛布。

到達阿布辛布神殿,第一件事是要到洗手間解決...四個多小時的車程加上沒有出汗,真的很需要上洗手間,所以我第一次的付小費去洗手間就給予了阿布辛布神殿。

在洗手間門口付了一埃磅,女侍應給我紙巾。在等候入洗手間時,我見到收集錢的杯入面有一張50披索紙幣(就是0.5埃磅啦),因為我一直打算儲一整套埃及錢幣,所以見到的時候很想要,馬上取出一埃磅跟洗手間外的女侍應說我想用一埃磅換這個0.5埃磅(她有賺啊!),但她誤會了我的意思,以為我還沒有付款,而想殺價用0.5埃磅去洗手間。我馬上向她解釋我想要那個0.5埃磅,然後向她展示她剛才給我的紙巾。然後她終於明白了,於是收了我的一埃磅,然後給我她0.5埃磅紙幣,然後竟然在杯內再找一個0.5埃磅硬幣給我!!我不知道原來有0.5埃磅硬幣的啊!!真開心,離成功集齊一套埃及錢幣又踏進一步了!!!

50披索的硬幣上有埃及女王的樣子


阿布辛布神殿(Abu Simbel)的資料:
當考古學家在十九世紀「發現」阿布辛布之後,由於它位處沙漠之中,交通不便,雖然神廟建築宏偉而精巧,但知者甚少。一直到一九六四年,由於埃及政府在尼羅河上游興建亞斯旺水壩,導致尼羅河上游水域的水位上漲,包括阿布辛布在內,都將成為新的納塞湖的水下世界。為此,考古學家向國際社會發出緊急呼籲,希望拯救阿布辛貝的命運。




就是這個水壩

於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展開了一項史無前例,也是空前絕後的拯救計劃,邀集了埃及、義大利、瑞典、德國及法國的考古工程學家共同努力,先建造一座圓壩,把阿布辛布與高漲的湖水阻隔開來,再將整個神廟精密切割成將近兩千塊石塊,詳細登錄編號,每塊石頭重量由十噸到卅噸不等,打入鋼筋然後整個往高處搬遷,在距原址高六十五公尺的山上,以混凝土重建了一座中空的假山,在假山裡把阿布辛布照原貌重新組合,耗時四年,花費美金四千萬,終於使阿布辛布獲得重生。




網上找到一個片段是講這個的:埃及版"愚公移山" 神殿大挪移

阿布辛貝神殿分兩座,一是拉美西斯二世神殿,一是他為愛妃奈芙坦莉建的小神殿。拉美西斯二世神殿正面有四尊高20公尺的拉美西斯二世巨像,腳旁有他的妻女的像。中庭裡有八尊他化身為奧塞利斯神的立像,雕像保存完整十分壯觀。




阿布辛貝勒神殿深達60餘公尺,每年2月21日(傳說拉美西斯二世的生日)及10月21日(傳說拉美西斯二世的登基日)這兩天,當耀眼的黎明升起時,神聖的太陽光芒會筆直的射入內堂,照耀在他的臉上。這時,右旁的太陽神拉神與左邊的埃及國神太陽神阿蒙,同時陪伴它沐浴在太陽光中。而最左邊的“卜塔神”因爲是黑暗之神,所以不會被陽光照到。

四神像解說:
從左至右分別是創造和工藝之神 Ptah(本來是創造和工藝之神之神的他後來漸視為入黑後的人格化太陽,成為黑暗時間,即太陽轉生時間的神,有時更跟冥神奧塞利斯合二為一)、太陽神阿蒙、拉美西斯二世和太陽神Ra-Harakhty(拉跟何露斯的合體)。

神殿外的第二尊坐像,毀於建成後十年的地震中,一直沒有修復。

神殿內還有6個小房間,這是爲了存放信徒的祭品,或是收藏儀式進行所需的道具,裏面也有些壁畫可以看一下。第一柱廳內刻有“卡德希戰役” 這是西斯大哥非常引以爲傲的故事,這裏有最詳細的記錄,可要好好看一下。

至於那就是雄偉精巧的阿布辛貝神殿位於如此的南疆之地呢?這個地方在當時都沒幾個埃及人來朝拜,建在此地其實就因爲這裏是與「努比亞」的交界之地,努比亞不僅是與埃及緊鄰,更是埃及與中非、南非交易的門戶。所以這是西斯大哥以雄偉的建築物向努比亞示威!自從十二王朝時,埃及法老將國界定基在“第二瀑布”後,可憐的努比亞人就長期成了埃及的附庸國。努比亞除了人力之外,重要的是它還盛産黃金,這可讓埃及緊緊的抓住不放。阿布辛貝神殿四座雄偉的拉美西斯二世雕像,冷笑的看著他們,而且座位下壓著一大串反梆的努比亞人,就是告誡他們〝乖乖的拿金子來,省得我老人家前來問候你們大家〞。

哈托爾神殿(Temple of Hathor)
在阿布辛貝神殿之旁是拉美西斯二世爲他的愛妻—奈芙坦莉所建的神殿。哈托爾女神是埃及的愛神,在神殿門楣上寫著“太陽神的光芒因她而照耀”可見拉美西斯二世對她的鍾愛。哈托爾神殿比起阿布辛布神殿,在內部構造上要簡單的多。神殿內只有一個柱廳(6根哈托爾柱)但柱廳內仍有許多美麗的壁刻。壁刻上所述說的是:拉美西斯二世在他美麗的老婆前降服大批的敵人,藉此向愛人展現自己的英勇!


哈托爾神殿正面除了四尊拉美西斯二世雕像外,還有兩尊奈芙坦莉的立像及許多子女的小雕像,奈芙坦莉的立像雖然比拉美西斯像細小許,但以跟拉美西斯一樣的比例表達的奈芙坦莉,在古埃及來講例子不多,可見拉美西斯對奈芙坦莉有多重視;雖不如拉美西斯二世神殿壯觀,但別具陰柔之美。墓穴內的壁畫保存完好,色澤鮮明亮麗,拉美西斯二世神殿壁畫是拉美西斯二世的功蹟,奈芙坦莉神殿壁畫則是奈芙坦莉獻花給愛神哈托爾的故事。

阿布辛布神殿裏面是禁止拍照的,而且更禁止講解!(上面有關裏面的圖都是在網上找的)所以旅行社印了一小張平面圖及大約每幅牆的內容給我們,取得這張圖,我終於可以知道壁畫的內容了,雖然解說上其實也只是很簡短。

拉美西斯二世神殿比想像中的細,走進內見到兩邊的仿奧塞利斯神像之後再有一間小室,然後就是出名的四像小室。而且因為這個神殿是宣揚接美西斯二世的英勇,所以大部份的壁畫都是打仗、戰俘及戰利器。

旁邊的哈托爾神殿更細,而且室內沒有大石像只有哈托爾的面飾,對比之下拉美西斯二世的真的雄偉得多。壁畫多是奈芙坦莉獻花給某某神,又獻香水給某某神等。不過我發現了哈托爾女神跟依西斯女神(Iris)的樣子是一樣的,後來問阿祖才知道,原來她們的外型是一樣(頭上頂有牛角托著太陽盤),當然她們都有其他型態(有時是動物啦),但這個「頭上頂有牛角托著太陽盤」是一樣的。

阿祖說此時只有看旁邊的古埃及文字描述。不會看古埃及文不要緊,因為她們兩人的古埃及文都有特徵的,依西斯女神的古埃及文有一個像是階梯的東西(有時她會乾脆把這個階梯放在頭上代替牛角太陽盤)。


上圖依西斯頭頂的蛇頭位置有下面的一個階梯圖案。

為什麼方向不一樣呢?因為古埃及文是一種很可愛的文字,有時要由左至右讀過去,有時要由右至左讀過去,有時要由上至下讀過去,有時更會由下至上讀過去...要從左還是由右讀就要看文字中的動物(貓頭鷹呀,蛇之類)的頭的方向,向著左面即要由左面讀起。至於如何知道要由下讀向上我就不知道了...

哈托爾女神的名字沒有階梯的。她的名字是「一個方形入面有一隻鷹的圖」,非常易認。




拍完照走完一圈,回到集合地方附近還要多等大約半個多小時才上車,於是我走到旁邊的精品店逛逛,而使徒則去買飲料。

走到精品區,很多店員一面叫我「My friend」一面用普通話對我說「你好」,並希望我進內看。我一直很想買本書,但眼見的書都是大同小異的沒有什麼特別。突然想起姨媽之前叫我買一個圖坦卡蒙黃金面具給她,二舅父也叫我買個坎奴帕斯罐給他,所以匆匆去找。

坎努帕斯罐(Canopic jar)的資料:
於製作木乃伊時,屍體的四個內臟會分別處理好再分開裝在四個坎努帕斯罐中。(心臟會做好處理再重新放回木乃伊中,因為古埃及人相信心臟是生命的來源,而且是思考的器官)通常埃及神祇荷魯斯的四個兒子(荷魯斯四子)會被畫在罐子上面。這畫出來的四個兒子(從左到右)是艾姆謝特(Amset,人頭,保管肝)、哈比(Hapy,狒狒頭,保管肺),、杜安穆特夫(Duamutef,狼頭)和凱布山納夫(Qebesenuef鷹頭,保管腸)。

不過大部份的圖坦卡蒙面具都是膠造的,很有十蚊店感覺,看不上眼。我心目中的圖坦卡蒙面具必需要黃光閃閃的!後來我見到一個很合要求的,旁邊更有坎奴帕斯罐,所以我馬上問價。

店員說兩個東西合共要500埃磅!!即是要差不多800港元。我搖搖頭表示不滿意,即使他說多謝我一個聖甲虫我也不滿意。於是他叫我出價,我說要80埃磅。他說不可能,然後又說我是他的好朋友(剛剛才認識罷...)又說要給我特別價錢,然後出了一個價,我又回價100埃磅。事實上100埃磅是我可以出的最高價錢了,我只是買個東西給人,如果是買給自己的話我100埃磅都不會買的。

結果講不成價,我打算走,然後他又拉著我,叫講一個更低的價。來來回回花了很多時間,集合時間都快到了。此時使徒到來,我告訴他想買這個但價錢不合意,他便叫我走了。於是我扁住咀地跟使徒離開。然後店員見我真的很想買,於是一面追著我們一面減價,到最後他拉著我說「好啦好啦,用你的價給你好了。」於是我以100埃磅購得這兩件東西。




不過我在付款時他仍一面把貨物入袋一面說(多給我20埃磅吧!)不過己確認了的價錢我當然不會再加啊!但我就給了他一個內有貝殼的透明鎖匙扣給他。他像是從沒有見過的樣子,一直問我在哪買的,又問我入面的是什麼,最後很開心的一面望著那個鎖匙扣一面叫我「My friend」,一面跟我講再見。

其實我知道他願意以某個價錢賣東西給我,就代表這個東西以這個價錢售出仍有利可圖的,只是賺多還是賺少之分。埃及人很喜歡紀念品,我買到喜歡的東西,他又得到很喜歡的紀念品,真好。

離開的時候談起法老,我問阿祖,壁畫上經常畫有法老,他們的樣子都差不多,是不是只有看他們的王名牌才可以分辨他們呢?阿祖竟然告訴我,其實壁畫上不同都法老都有點不同,配飾都會有一些特徵,單單從圖都可以分辨出那個圖是哪個法老。可惜手上沒有圖,否則可以請教他如何分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