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小波 | 18th Apr 2010, 22:32 PM | 日記, 埃及, 遊記 | (358 Reads)

今天的行程:何露斯神殿(艾德芙神殿)->科昂波神殿->遊船晚會

午飯過後阿祖在一樓的活動廳等我們。他要向我們推售他的王名牌精品啦!王名牌精品就是一些附上用你的名字造成的王名牌的精品,精品種類有頸飾(吊咀)、介指、手環、手鍊、衫等。先前使徒的面包朋友也叫我們幫她訂兩條吊咀,而我其實早有一條舅父送的,不過上面的王名牌並非我的名字,所以我也心大心細的在想要不要訂一條。

單單是一個王名牌吊咀其實可以有很多組合,例如你可以一面寫自己的名字,另一面寫伴侶的名字,又或者一面寫自己的名字另一面是一個古埃及文的表。而用料跟配色可以是黑底銀圖,黑底金圖,或是銀底金圖,銀底銀圖等。款色也有很多,不過我們訂了最簡單的款色。

我訂了一條一面有自己的名,一面有使徒名字的吊咀(雙面的30美金),也幫使徒訂了一條他的名字的吊咀(單面的25美金)。


袋上有對照表。

而手環、手鍊就有更多款式了...本來看中一個,誰不知那個是特別版,要特別的貴,於是我訂了另一款,一面滿是法老的王名牌(黑底銀圖),一面是我的名字加一個代表正義女神馬特的羽毛(銀底銀圖),不過後來製造者造錯了,害我沒有羽毛圖案了><(45美金),另外,兩邊要不同的底色是我跟團友特別要求的,這就可以有兩種戴法了^^


可惜的是,因為復活假關係,風褸廠放假了,否則我可以訂一件前面縫有我的名字的王名牌圖案,後面有大大的鷹神圖案的風褸啦,嗚...

這個時候,男團友看中了一條很美的銀手環,但戴了以後又不知道要如何解下來,於是一直戴著。就在我跟他的女友在向阿祖查詢那些飾物的事情時,他突然想「走開一下」,然後他告訴阿祖要走開一下,阿祖以為他在講笑。然後男團友真的就走開了,不過其實只坐在旁邊的沙發上。他知道阿祖擔心怕他會取走那手環,所以告訴他「放心罷,我就在這裏,不過離開的。」然後阿祖就叫他「Bad Boy」,於是這個團友很無厘頭的就成為了「Bad Boy」的角色,日後還演變成如果阿祖來香港玩的話就會對阿祖不利的狠角色XD

選好飾物,是計算總數的時候了。舵主一口氣訂了很多(因為他要送給家人),當聽到總金額後不禁倒吸一口氣發出「Sii~~~」的聲,阿祖學著他「Sii~~~」然後我們望著金額又再「Sii~~~」,於是這個發音又變成了我們這個小團的共同語言了。

我跟使徒的訂貨,其實都要差不多六百港元,很少會買如此貴的東西作為送給自己的手信...不過其實我在剛剛過的生日暗暗答應自己要在埃及買些什麼作為自己的生日禮物,而且本來預備玩熱氣球的錢又用不著了,今次就當給自己的一個獎勵吧(雖然不知道要獎勵自己什麼XD)。

此時領隊帶來了一個好消息,就是我們的阿布辛布神殿及其他自費行程都安排好了!真的太好了!不過明天就要老早起床羅!我跟使徒此時也報了四驅車的活動,雖然因為我沒有車牌實在很怕,但使徒又很想試試,所以就答應去玩了。

下午茶時間使徒己沒有心機上甲板了,因為外面實在太熱,所以在房間閒暇了會兒,跟使徒各自打機打發時間,然後下午三時正出發到科昂波神殿。

船早上又航行,到二時多時己到達科昂波神殿旁的碼頭。


步行過去才不過五分鐘


門票

科昂波神殿(Temple of Kom Ombo )的資料:
這座神殿建築始於托勒密六世,完工於托勒密十二世法老時。


一般埃及神廟只有一條主軸線,但這座科昂波神殿內卻有兩條主軸線,成為一項特例。

科昂波神殿的特別處之一,就是它同時供奉兩位主神,索貝克(Sobek)與何魯斯(Horus)。由明顯的牆壁為界,北殿(左手邊)供奉著何魯斯神與其家屬、南殿(右手邊)供奉著索貝克神與其家屬。但較為側重索貝克神(鱷魚神),因為當時的當地是一片河畔沙地,有許多的鱷魚出沒,因此當地以鱷魚為守護神,並且以鱷魚象徵肥沃多產。此外殿內的建築是左右成雙成對的佈局(兩個入口、兩個中庭、兩個廊柱廳、什至兩座內墊祭壇),所以以此推測應有兩位祭司,這在埃及的建築史上是全都是極為少見的。

索貝克神


在本殿的後面的走廊中,右手邊的牆壁上,有個壁刻在述說科昂波神殿雙殿結構的由來:原來科昂波神殿只有索貝克在內鎮守,是個傳統的單縱深的神殿。有一天何魯斯也看上這個地方,意欲強佔科昂波神殿。索貝克雖然只是地區性小神,力量無法與天空之神,這種國家級的大神相比,但索貝克絲毫不讓,與何魯斯戰鬥到底!最後當然索貝克大敗,祂就像被逼到牆角的拳擊手,連舉起手的力量都沒有了,可是索貝克依然傲首不肯向何魯斯低頭。何魯斯堂堂的天空大神,這時也進退失據,既不能殺了索貝克(吃相太難看了),也不能就此放棄,那「依西斯之子」的面子怎樣下台?就在兩者對持時,馬特(Maat,正義、真理、秩序之女神),將她的力量羽毛插在他們兩者之間,於是原本單縱深的神殿;這時變成了雙縱深的神殿,讓他們共治這個地方。這就是科昂波神殿雙殿結構的由來。

中間頭頂羽毛的女神就是馬特女神了,是我最愛的神之一

殿內的精美雕刻,大部份是記錄法老王祭祀的過程,包括了法老離開王宮、然後淨身、遊行、獻祭等等。其它還記錄了埃及各地主要城鎮的神明,以及地方與國家慶典的情形,對埃及民俗學上做了明顯的貢獻。

這座神殿更是埃及文明的總結報告,因為除了一般神殿能夠看得到的壁刻,這裡也有外;還多了其它所沒有的,關於醫療、數學、以及河流工程的記錄壁刻。

河流工程:古埃及人以尼羅河河水的潮汐為依據,將全年分為三季。「阿赫特季」lnundation是尼羅河七月份開始氾濫的季節;為期四個月。這段時間農民無法耕作,於是集體的參加政府的建設工程,例如修築神廟等等,政府也會支付薪俸給這些農民。到了第二個季是「佩雷特」proyet(11~2月)這時河水退去,遺留大批肥沃的黑土kemet給農民,此時就是種植各式穀物及植物生長的季節。希羅多德在「歷史」一書中寫道:埃及的農民在農務上比起世界各個民族而言,顯得非常的輕鬆,他們不需要犁地,不需要鋤地,更不需要做其它多餘的事,只要在黑土上撒種子,然後把豬趕到田裏,讓牠們把種子踏進土裏,就可以等著「舍毛」shemu(3~6月)(阿赫特季、佩雷特、舍毛三個季節,在象形文中分別以:“有荷花的池塘”“房子”和“水”的符號代表。)季的到來收成了。(然後就是收稅員來了)

有關曆法的記錄

科昂波神殿有一處保存相當完整的水井,據說這口井可以連通尼羅河。這個水井就是用來測量尼羅河在「阿赫特季」時水量之用。古時祭司在此時以一種叫做Nilometer的水位計量器,從這口井來計算河水。雖然我們沒能在科昂波神殿中發現如何計算的記錄,但是在一塊「厄勒蕃丁石碑」上,我們就可以聯繫兩者;再現埃及人的水利科學。這塊石碑上說:水高21呎上埃及普通凶年,22~23呎上埃及大部份地區旱災;24~25呎恰到好處,26~26.5呎全埃及陷於一片汪洋;27~28呎下埃及發生洪水,28呎尼羅河變化成吞噬人民的猛獸!科昂波神殿的祭司測出水量後,通知有關政府機構,然後政府決定當年的賦稅標準;或者施行防汛措施。由上而知,政府每年的施政重要參考,就是根據上圖中的測量井。

埃及人的醫療:古埃及很早就開始製作木乃伊,由其製作過程所衍伸的外科手術在當時可說是獨步世界。有一張紙草卷“史密斯紙草卷”裏面敘述著精確而客觀的解剖學知識。而在科昂波神殿殿內有一條「醫學走廊」,這裡有完整的手術器具的圖騰,二者結合當可重現古代的醫療技術。緊接「手術器具」圖騰之後,是介紹婦女“坐式”生產的方式的壁刻,聽說這幅壁刻目前受到婦產科權威的重視與討論,認為是最安全的生產方式。當然也有一部“卡洪”Kahun的上卷(紙草紙)討論婦女疾病。走廊上當時其它的醫療的記錄非常的多,配合上“尹伯斯”Ebers(是一部藥典)“藍敦”London(是小兒科的寶典),可以看到埃及醫學的全面性吧。

左面是婦女“坐式”生產的壁刻,右面是各種醫療工具

神殿遺留下來的建築非常殘破,理由是尼羅河河道改變,沖毀一些建築,另外是羅馬統治時斯的基督教曾以此作為教堂,還有陸陸續續的人民來這裏把石頭搬走當成自家的建材。

頂部很多地方都被拆去了。


索貝克神的一邊,後面是他的太太哈特女神


何露斯神的一邊,後面是他的太太哈特女神

有沒有發現一件事,索貝克跟何露斯的太太是同一個人啊!!我問阿祖,他告訴我因為是神,所以有這個情況不出奇,反正就是神話啊!讓兩個情敵合建一座神殿,古埃及人的腦真的不知在想什麼...



精細得連腳趾及腳踝部份也表示了出來


發現了一個笑得很奸險的女王


發現了在同一個壁畫上有兩個何露斯,阿祖告訴我,兩個戴不同的帽的何露斯代表了不同的角色。表達扮演不同角色的何露斯都在做壁畫上的事。


就在自由活動時間,遇上了一批講普通話的人。其實在整個旅程上我們都很少見到亞洲人(我什至連香港人也見不到,只在市場跟一對香港夫婦擦身而過罷),剛好他們就在我正在拍照的壁畫旁停下來聽講普通話的講解員在講解。

其實我也沒有在刻意的聽,因為他講的就是剛才領隊在講的,不過反正沒有東西做(神殿不太大,要拍照的都拍了)所以站在那堆人最後的地方聽聽了。此時我發現同站在最後的一名女仕不時偷偷偷看我。

起初不以為然,以為她也是因為少見亞洲人所以多看我幾眼,不過她仍不斷的偷看我。

我以為她對我們有興趣,所以開口問她是不是台灣來的。她說是以後便馬上問我是不是自由行,我告訴她我是跟旅行團來的,然後她追問「那為什麼你不跟著你的團員呢?」

此時我才明白她為了我在聽她團的講解員講解而不滿!頓時覺得很無癮,我今次真的沒有刻意在聽,而且站在這裏才不過一兩分鐘的時間,難道我會聽普通話就不可以站在你們旁邊嗎?!為什麼今天見到的都是這樣自私的人啊?!?!

不過可能上午的衝擊比較大,我當時己有了免疫力,笑笑口告訴她其實我是想拍這裏的壁畫,我在等你們走開。然後她還大刺刺地說「你可以先到裏面拍其他啊!」雖然她不是用動氣的語氣對我講,但我絕對感覺到她非常不友善,我也無謂跟她爭辯,於是走開了。

使徒馬上問我是否出事了,不過對比跟早上的事,這個實在差太遠,所以我並沒有太放於心,跟他再四處拍照。

離開時見到神殿旁的山上有這個,問問阿祖,他說是神殿的一部份,解說不太聽得明,似乎是因為鱷魚神索貝克並非好人,所以要建個什麼防範他。

對啊,埃及有很多壞的神,但仍會有人拜他,因為即使再壞的神都會有他的作用,反正就是神,拜拜沒壞啊。有時古埃及人什至會一同拜兩個死對頭的神,真的很矛盾。